一出好戏

看完电影的晚上,很久没有冲动这样立刻写影评了,一个有野心的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就让人如此回味。从拍摄手法上来看,这还真的是一部注重细节,前后呼应,通过挖掘每个演员的角色潜力和张力,通过不断转变的矛盾和冲突,通过一个个隐喻和出色的音乐,体验人性之复杂和残酷,但依然契合正能量、大团圆的好片。毕竟是荒诞黑色喜剧,陨石不会随便掉落,浪来了也只会被拍死在沙滩上,所以也没有结局也没有用开放式的或者现实的手法。即使被指责像鸡条,也是因为综艺片常常把嘉宾以荒岛求生的娱乐方式,逗乐观众,这不妨碍这部电影要表演的主题。

澳门新葡新京,《我不是药神》和《一出好戏》应该是喜欢现实主题和关注冲突矛盾的两种电影受众群体,更喜欢《一出好戏》是因为荒岛求生这类的戏本来就是生存、社会的缩影,其实很容易以小见大,能让人思考,看一部好电影能让人用理性的思路回味过程中感性的情感冲击。

权力与性。身份感是导演想要表现的第一个有反差的张力,电影上来就挺扯的。马进是梦想中彩票、迎娶白富美的社会底层吊丝,团建迟到了只是为大家买水;张总下车第一句话是“叫爸爸”,一旁的老潘谄媚着给他开车门;老史是前后角色反差不大,一直求生存的善变形象;趣味性就体现在,荒岛求生后王宝强从拿钱就能住口的导游——到揭竿而起的领袖——经历不会团结人心的落魄——成了失了心智的疯子——最后又找到出路揭竿而起的英雄:戏剧性的多重转换因时而变。马小兴也由单纯无知的修车工——被欺骗后的赌气——为了谋求生存,用亲情绑架别人,丢弃所有人的腹黑男:纯良的小孩其实在早就注定了这样的转变,人生的大多数出路都是如此。身份感是很多人在生活中谋求存在的工具,可惜当大家都一无所有时,发现大家其实本质上和动物的生存没有什么区别,可能会耍猴的也能团结大家。但妙就妙在,导演又揭露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即使一无所有,能创业的大老板绝境中依然是知道谋略,永远藏着扑克牌留一手的好手;能借钱买彩票的小混混马进和马小兴也是在生存迫不得已的最后压力下,挖掘自己阴暗面的领袖。所以身份感和角色的构造是丰满立体的,所有的改变都是因手中权力的改变,权力大了你可以指挥大家去劳动或者劳动改造,你可以不用扑克牌就住到好的单间,你也可以一束光就把自己当成一位领袖。好在舒淇的存在安慰了一下,这世上总有人不因权力而改变,即使讨个生活;可悲的是,即使在没有社会组织架构的荒岛,权力仍然是大家求生的工具,《黑猩猩的政治》里早就讲透了动物里的权力和性。
(电影此处参见大胸女露西)

变与不变。有一句我一直不敢苟同但不得不接受的名言叫——”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第一句说这话的人一定是个历经沧桑的男人。变了——小王变了,知道手握权力以后,享用权力带来的特权;保安变了,当一切洗牌重来,谁还敢叫我“臭保安”;小兴也变了,在拼死和马进逃离荒岛时,发现真相,于是知道保护自己的利益,进而为了利益威胁、欺骗人了;马进其实也变了,当财富积累以后,他享受做领袖被群众和心爱的女人崇拜的感觉。变化本来就没有不对,还是那句话,在生存这个课题面前,人性复杂又简单。不变的也有——头脑简单的老潘和老史一直没变,总是那幅德性;女主一直没变,和朋友讨论此事,她认为那是因为舒淇饰演的女主没有因生存被逼到那份上,有马进对她的保护,为她斗争。想想,好像也对也不对。这世上每个人为人处事的价值观和难处都不一样,女主开始讲的离婚原因其实已经是个隐喻,这世上总有傻姑娘为了爱可以勇敢、独立选择自己想要的日子。她在车上被马进偷偷的感动而不言语,马进表白以后的诚恳,马进跟着张总翻身后她仍然选择回到洞里,能够为爱向马进求婚,这一定是讲义气、有原则的好姑娘。总有一些是不变的,毕竟每个人开心快乐的标准和选择不一样。

人与动物。电影里其实多次暗喻人与动物,小王原来是耍猴的,马进逃跑时看到了海里的北极熊,还有那只一只存在的蜥蜴(变色龙)。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具有独立判断和思考能力,这是百度给我的答案。导演是矛盾的,他认为人不如动物——为了生存,打架、欺骗、什么仁义礼智信都抛在脑后。人有时和动物一样——不都是为了生存,为了讨口吃的而活着,马斯洛需求的最底层:当生活有了保障,又开始想着繁衍。人有时又优于动物——男女主的感情线和最后的结局,营造了一个正能量,即使在你不知道是死是活,你有可能有一丝生的机会,你可以活得更好时,很难说是理性和感性哪方的胜负。

男人与女人。黄渤实际上是一个活得很通透的导演,就像演戏时他一直给人的感觉是个很实在的演技派一样。这个戏很真诚地刻画了现实社会种种,男人享受权力带来的身份跃迁,也因权力而隐忍和改变;女人享受性带来的便利,也因感情而拖累(虽然只是梦境里,女主为爱留在了岛上)。男人制定规则,用制度统治着荒岛,女人直接顺从男人的规则而生活,洗衣吃鱼就好了;男人忙着抢资源,女人忙着成为资源和享受资源;男人永远理性,好斗;女人永远感性,平和。片中只有窝囊男人,却没有强势女人,现实种种。不过,马进应该是剧里唯一既有潜在阴性特质又有直男阳性特质的男人了,他期盼用权力实现财富升级,人生转变,又因红尘之事狠不下心,这才是个“人”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Jill.Su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真与假。电影里让我最难受的一段是马进准备和马小兴离开时,舒淇扮演的女主向他求婚,他崩溃地哭着说“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有营救他们的大船来了是真的,小王没疯是真的,但却能被说成假的,还好情感是真的。当所有的都是假的,唯亲情和爱情是真的。看到这挺让人崩溃的,张总再世故,为了看到女儿可以抛弃一切;马进再圆滑,因为兄弟情还是不想马小兴也为了钱改变初心;女主爱上了男主,从头到尾都是真的。这一幕黑色喜剧和现实的反差,还遗留了一个梦境——死了的马进,在天堂里发现舒淇仍然等着她。能让留着大波浪的舒淇至死不渝地爱着胡子拉碴的黄渤,这段感情戏简直堪称此剧唯一弘扬正能量,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榜样。

最后,想介绍一下路西法效应。路西法效应是讲情境对于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影响,简而言之就是恶劣的环境下,好人也变成恶人。电影耍猴和带队伍的比方,实际就是讲物种起源和进化论,人区别于动物的是大脑,但放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又和动物有何区别。小王的膨胀,小王的被倒戈,小王的“疯”,简直是群体性认知偏差和情境影响一个人的恐怖集中反应。在这种环境下,张总的认知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词“时机”,你只能去等,首先要退,退到不危险的地方去等,去积累,去团结能团结的人;在等待的过程中,让你的竞争对手彼此消耗,而你心存希望;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时一定要稳准狠。这简直是一部职场和商场教学电影!

市场与规则。导演的野心真的很大,张总带着大家来到“颠倒”的船上,用扑克牌的方式建立了一个新的市场规则:你可以用你的生产力产生生产价值;你可以用“货币”购买别的商品;消耗越快的东西越值钱,你要考虑你的机会成本。最讽刺的是,马进后来的阶级升级其实是依靠彩票失去后,天上突然砸鱼的财富升级;“奸商”张总还多留了两副扑克牌,规则永远掌握在拥有资源的资本家手里——赤裸裸的商业社会现状;而电影里改变大家命运的“油”、“电”、“快手短视频”——活脱脱的人类进步的社会缩影。

《一出好戏》是我今年看过的最棒的电影,以下有剧透,慎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